HOME > 學術活動 > 演講
 
DATE
2010.12.28, 29, 31, 2011.01.04

TITLE
Prof. Lothar von Falkenhausen演講

TOPIC
Chinese Bronzes, 850-400 BC: Issues in Interpretation (西周晚期到春秋時期青銅器的文化作用)

第一場:From the Late Western Zhou Ritual Reform to the end of the Early Springs and Autumns Period(從西周晚期的禮制改革到春秋初期之末)
影片連結 (按我連結)

第二場:The Middle Springs and Autumns Period Ritual Restructuring I: Zheng and North-Central China(春秋中期的禮制重構I:鄭及中原)

第三場:The Middle Springs and Autumns Period Ritual Restructuring II: Chu and Qin(春秋中期的禮制重構II:楚及秦)
影片連結 (按我連結)

第四場:The Ornamentation of Eastern Zhou Bronzes in Context: Ornamentalism, Archaism, and Incipient Pictorialism(東周銅器紋飾的發展及其文化環境:裝飾主義、復古主義與早期的圖像主義)

TIME
下午14:00 - 16:00

LOCATION
臺大校總區文學院2樓會議室(第一、二、四場)
臺大校總區文學院2樓會議室(第三場)


【講者簡歷】
Lothar von Falkenhausen: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藝術史系教授

【活動簡介】
羅泰教授(Prof. Lothar von Falkenhausen)本系列的演講,內容是關於其於2006年出版的《宗子維城》(Chinese Society in the Age of Confucius (1000- 250 BC): the archaeological evidence)一書;此書曾獲得美國考古學會(SAA)2009年度最佳圖書獎,被視為羅泰教授的代表之作。在第一場演講「From the Late Western Zhou Ritual Reform to the end of the Early Springs and Autumns(從西周晚期的禮制改革到春秋初期之末)」中,羅泰教授認為西周晚期中國曾經發生禮制改革。雖然文獻上不曾記載,但是羅泰教授以許多挖掘出土的考古材料為例,認為從青銅器的形制、紋飾、器群的改變以及編鐘的作用,足以說明這些現象的背後有著禮制改革的發生。青銅器發生劇烈變化的這一現象,過去許多學者都有注意到,然而羅泰教授是藉由諸多材料及研究成果、建立完整具體論述的第一人。第二場演講「The Middle Springs and Autumns Period Ritual Restructuring I: Zheng and North-Central China(春秋中期的禮制重構Ⅰ:鄭及中原)」與第三場演講「The Middle Springs and Autumns Period Ritual Restructuring Ⅱ: Chu and Qin(春秋中期的禮制重構Ⅱ:楚及秦)」,羅泰教授提出春秋中期曾發生另一「禮制重構」,並將青銅器組合二分為「特別器群(Special Assemblage)」和「普遍器群(Ordinary Assemblage)」,以說明此一「禮制重構」的特殊現象,並分別探討此改變在鄭、中原、楚及秦的情形。羅泰教授所稱的「特別器群」,是指延續了西周後期禮器傳統的器形組合,僅存在於上層階級的墓葬;而所謂的「普遍器群」,則是新興的器形組合,因應不同的諸侯國而有各自的地方特色,且僅發現於一般階級的墓葬之中。羅泰教授認為「禮制重構」的背後反映了宗教思想的變遷。鄭、中原、楚及秦四地之中,以秦最為特別;羅泰教授指出由於社會結構的不同,秦國並沒有參與春秋中期「禮制重構」,而是自成一套體系,有意回復西周禮制的理想狀態,並發展成為未來統治四方的候選國。最後一場演講「The Ornamentation of Eastern Zhou Bronzes in Context: Ornamentalism, Archism, and Incipient Pictorialism(東周銅器紋飾的發展及其文化環境:裝飾主義、復古主義與早期的圖像主義)」,羅泰教授從其師張光直先生最愛的一件虎「食」人青銅器談起,討論晚商至西周晚期在青銅器紋飾上的重要現象。在裝飾主義方面,羅泰教授認為中國早期青銅器上的動物紋飾,可能反映了原始民族的「薩滿」思想;其後紋飾逐漸抽象化,是中國藝術史上的重要發展,因它使「藝術」裡的宗教意義被沖淡,純粹的藝術因此得以產生。同時,復古(繼古)主義與裝飾主義平行發展,因此西周晚期出現銅器仿陶器的不尋常現象。羅泰教授認為,這樣的仿製反映了人想回到過去榮光或者素樸生活的願望。最後,羅泰教授認為從中國早期到春秋時期,中國中原地區對使用「人的形象」有所禁忌;至戰國時期,描繪人之形象的禁忌已瓦解,因此中原地區逐漸出現人像,甚而有敘事畫的出現。這樣的發展,使得有偶像崇拜的宗教(如佛教)得以順利傳入中國。羅泰教授的系列演講,以中國西周中期至戰國晚期為主要範圍,將青銅器時代中「物」與「人」的關係結合,給予聽眾一個有機的中國青銅器史發展脈絡,使人對中國周代社會有更進一步的認識。

(本簡介由藝史所研究生呂昀真、許涵撰寫)


【活動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