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學術活動 > 演講
 
DATE
2010.12.03
TITLE
巫鴻教授演講
TOPIC
寶山遼墓:建築,畫像程式,作者,主體性
(影片連結)
LOCATION
臺大校總區 文20教室

【講者簡歷】
巫鴻:美國芝加哥大學教授兼Smart Museum of Art顧問館長

【活動簡介】
巫鴻教授以「寶山遼墓:建築,畫像程式,作者,主體性」為題,以個案分析的方式進行演講,教授首先概述寶山1、2號墓,並提出其研究方法,再仔細討論細節,分享其發現與研究關懷的焦點,最後與聽眾進行交流討論。此演講亦開放有興趣的民眾參加。

【學生心得】

◎寶山遼墓簡介
    寶山遼1號墓位於赤峰(中國內蒙古境內),離當時遼之首都上京約30公里。1號與2號墓雖有不同但形制相似,推測形式上可能吸取了晚唐北方(約位在今日北京)的漢墓形制,亦可能是模仿北魏鮮卑人的墓室形制,因契丹人將鮮卑人士為自己的祖先。另外,寶山遼1、2號墓保持狀況良好,其質精良,有相當高的藝術價值,推測墓主應與遼國皇室有關。
    1號墓(200m*157m)之墓室牆上題有「天贊二年(AD 923)癸(未)歲大少君次子勤德年十四五月廿日亡當年八月十一於此殯故記」,是今日發現最早的紀年遼墓,在時間上離唐亡(AD 907)約十六年,離遼建年號(AD 916)約七年。而根據銘文與文獻記載,推測大少君可能為耶律阿保機(AD 872-926)的第三子少君,若如此墓主則為耶律阿保機之孫,是為皇室成員。
    2號墓的墓室牆上則題有“契丹小字”,今日尚未能解讀出其涵義,但此文字系統約成於西元926年,故墓葬之年代應晚於此。而2號墓較1號墓小,有一具成年女性的屍骨,墓室石室中有二面保存相當完好的壁畫,其畫作內容取自歷史題材,有具體性敘事功能,並皆題有七言詩,相當受到學界重視。巫教授談到許多中國學者如吳玉桂、羅世平、孫機等人皆有相關的研究。

◎墓室壁畫討論
    巫鴻教授的研究主要是針對墓室壁畫進行意義上的探討,其研究(context study)首先是將墓室核心空間-石室中的兩側壁畫視為「一對」,之後綜觀單一墓室整體,將石室內外的壁畫進行比較,最後再比較墓與墓之間的關係。
    教授主要討論墓室的外室(石室之外的空間)與石室內部的空間,再進行兩者比較。兩墓之外室牆上所繪的侍者多著契丹衣飾,在面部與身體的畫法上有明顯的立體感,與中原的畫風不同;石室內部的壁畫則不只採用漢族主題,在畫法上亦是漢族畫法,推測作者應為漢族畫家。另一點值得關注的是,石室中墓畫的主人翁皆與其墓主人之性別相同。
    1號墓石室內三面壁上分別畫有一白描畫,其中有漢服文士,另有一繪製桌子、地毯、契丹椅、武器的無人男性空間,還有一有榜題的主題畫,描繪有漢武帝、西王母及仙女。2號墓石室內的兩側墓畫上各題有一七言詩,其詩句皆符合畫的內容。依目前的研究認為這些詩並非取自其他典籍,而是為畫而創作。另外,這兩幅畫的特出是以歷史故事為主題,其一可能取自《明皇雜錄》中關於貴妃與鸚鵡的故事,另一應是取自蘇若蘭作迴文詩璇璣圖的故事。而巫教授認為選取這兩則故事有相當多值得討論之處,例如這主題是否是贊助人的有意選擇?故事是否有特別代表的意涵?另外以蘇慧為主題的壁畫詩句中有「征遼」一詞,究竟為什麼意思?是否呈現出漢族畫家的主體性並表達出其無聲的抵抗?又這些契丹貴族墓的石室壁畫如同一極富異國情調的幻想空間。

(本心得由臺大藝史所研究生林宛萱撰稿)

【活動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