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學術活動 > 演講
 
DATE
2009.11.03
TITLE
福田美穗博士演講

TOPIC
從中國建築史檢視元大都的宮殿與園林



【講者簡歷】
福田美穗:日本京都大學大學院人間環境學研究科博士


【活動簡介】
此次演講邀請京都大學福田美穗博士,以「從中國建築史檢視元大都的宮殿與園林」為題舉行學術演講,並以類似於學者間的學術交流工作坊方式進行,為分享學術經驗與知識的饗宴,也開放一般同好旁聽。本演講由五十嵐祐紀子小姐與臺灣大學藝術史研究所黃蘭翔教授進行現場翻譯。

【學生心得】

1月3日,國立臺灣大學藝術史研究所邀請了日本京都大學福田美穗(Fukuda Miho)博士來台進行專題演講,講題為「從中國建築史檢視元大都的宮殿與園林」。元大都的研究,以異文化統治者企圖實踐漢式都市典範的討論較多,因為元大都明顯地參考了《周禮‧考工記》裡城門配置、朝市與祖社位置等來作都市規畫,也可見繼承了漢文化的中軸線左右對稱的傳統城市形態。而在本次演講中,福田美穗從皇城內部的園林營造,以及奎章閣與宣文閣的位置變化,揭示了在漢文化觀點凝視下,少被考量到的蒙古傳統空間觀念。

元大都皇城營造計畫中所見的「蒙古」要素
  在元大都的皇城復原圖中,可以看出地位僅次皇帝的太子宮殿,設置在皇帝宮城的西側,並不同於漢式太子東宮在東的傳統──這是蒙人尚右崇西的文化。蒙古人慣用的帳篷稱為「斡耳朵」,但此稱呼也包括了蒙人入主中原後,取代帳篷主要生活機能的土木建築宮殿。因此,宮殿本身雖屬漢式的禮制空間,但其搭配西側庭園、北側空置的御苑,則是來自蒙人「斡耳朵」的配置觀念。這樣的空間組合設定,可在帝王宮城和太子宮殿的周邊規畫重複看到,這意謂著元大都並非只有單純漢化的都市規畫。

奎章閣與宣文閣
  元大都的奎章閣,是文宗時期從事漢籍翻譯、書畫鑑賞等活動的機構,因此也是重要的元代漢化重要象徵。在分散的史料中,可以銜接出奎章閣在順帝時改為宣文閣、之後宣文閣又改為太子書房「端本堂」的發展概況。但是,對於建物位置,在現代學者之間出現了不同的意見。主要的三方見解為:闞鐸以為三所應不同處;朱偰在1936年則提出三所應為同一建物;以及,1981年傅申認為奎章閣改名為宣文閣,其後再擴增部分則為端本堂。福田美穗在三位前輩的研究基礎上重新就史料作更仔細的考核,首先根據《元史‧順帝紀》的資料,認為順帝1340年雖廢止了奎章閣的機能,但並未毀壞建物,並且,從《順天府志》、《秘書監志》、《危太樸文集》等,拼湊與比對出疑似同時分處兩地的宣文閣紀錄,因此推論順帝又於另一處建立了新的「宣文閣」以接替奎章閣的職務。而隔年,已廢止機能的奎章閣被順帝改為宣文閣,兩個宣文閣因此並存八年之久,1349年順帝才又廢了由奎章閣改成的宣文閣,作為端本堂。

中華趣味與蒙古的空間觀念
  元文宗建立的奎章閣,在建築與造園風格上較為樸素,規模不如後來順帝另建的宣文閣來得氣派豪華;而內部的活動亦不涉聲色飲宴與政治功能,多是書畫鑑賞、君臣雅集這類的文人式生活,可視作欲與政務區別的文宗私人活動地。順帝時新建的宣文閣,職務雖繼承自奎章閣,但建築華麗豪奢,也作為公開性質的盛宴之地,加以進講與書畫收藏等活動之後都被順帝移到明仁殿,宣文閣甚至轉型為有政務機能的謁見地──由這些對比,可看出文宗與順帝兩者,因為政治對立關係,而產生出的「文人」與「豪奢」兩種中華趣味的實踐取向。而無論是文宗的奎章閣,還是順帝的宣文閣,按照史料復原其位置,皆是建在宮殿西側的迴廊邊;福田美穗認為,對於既有的被迴廊圍繞的宮殿而言,要再新加建一棟建築物,盡可能安排在西方,是按照蒙古的空間習慣考量。   元大都的建築如今幾不存,透過史料重新拼湊,可以發現元朝宮廷一方面在重要時刻保留了使用帳篷的習俗,另一方面也會採用漢式建築;蒙古人對漢人而言是武力強大可怕的異族入侵者,但一旦蒙古統治者進入漢文化場域後,卻成為了文化的弱勢、被滲透者。然而,蒙元的漢式建築並不是單純的模仿,而是有意識地使其反映了蒙古的空間觀念,這正是蒙古人面臨文化衝擊之際,透過元大都對漢文化所作出的選擇與回應。

(本心得由臺大藝史所研究生余玉琦撰稿)


【活動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