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學生 > 歷屆畢業生
 
【博士班畢業論文 / PHD Thesis】

【第三屆畢業生】


陳韻如--畫亦藝也:重估宋徽宗朝的繪畫活動


[摘要]

宋徽宗朝廷的繪畫作品並非是徒具精緻風格的成品,也非政治目標下的副產品,而應被視為當時朝廷政治文化的一部分。本論文不在蒐羅宋徽宗朝廷的所有畫作,亦非意圖針對宋徽宗時代作完整的研究,而在處理宋徽宗朝廷畫作的文化意義。是以本論文將重估宋徽宗朝廷的繪畫作品,並且處理這些「繪畫作品」內容意義上的問題。 本論文能掌握作品的文化意義,除了以存世之繪畫作品為主要研究對象,也企圖掌握宋徽宗朝廷的繪畫活動內容。本論文透過三個觀察層面進行此一研究,並針對這三個觀察層面,安排章節。在第二章討論《宣和畫譜》,是繪畫觀念面的探查。第三章討論「畫學」的問題,屬於制度執行面的分析。有了這兩個層面的釐清與掌握之後,再於第四、五、六章進行相關作品的討論,以進一步說明這些作品之文化意義。 這本論文要藉著《宣和畫譜》,首先進行觀念層面的釐清,找出朝廷繪畫活動的「指導準則」,並從宋徽宗朝之「畫學」執行實際狀態來說明制度面執行的情況,最後則要落實到相關作品的討論,來說明宋徽宗朝廷的繪畫活動的實際執行成效,進而掌握這些作品的意義。 依據本論文研究成果,說明了《宣和畫譜》並不只是一部宋徽宗朝廷內府之收藏清冊,也存在著宋徽宗朝廷對於繪畫的官方論點。宋徽宗朝廷以「畫亦藝也」為繪畫活動的目標,繪畫不再只是技能的展現,而更具有的修養化育作用。而宋徽宗朝廷所推行的「畫學」,是一個得以貫徹執行官方繪畫論點的制度規劃。最後,經過仔細分析繪畫作品,更會發現作品中的「畫意」與前述官方態度緊密相關。從「人物」門類下的〈文會圖〉、〈聽琴圖〉,到「花鳥」門類的〈祥龍石〉、〈五色鸚鵡〉乃至〈富貴花貍〉等,都具有不易察覺的寓意旨趣,整體而言是與文治所推崇的目標相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