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學生 > 歷屆畢業生
 
【碩士班畢業論文 / MA Thesis】

【第二十三屆畢業生】


張瑋恬-- 試論元青花「至正樣式」──以雙獸耳大罐為例


本文主要研究一類帶有特殊器耳造型的青花雙獸耳大罐為主,搜羅海內外出土、傳世,甚至拍賣品近七十件同類型器形,結合國外學者專注海外傳世品、中國學者著重中國傳世與考古出土品兩方面各自對元青花的理解,並以分析青花雙獸耳大罐的紋飾與器形的出發,整合並進一步修正過去學界所認識的元青花至正樣式樣貌,並藉此進一步回應目前學界對於元明青花之間發展的斷裂問題。

本文大致分為三個部分:至正樣式的發展、至正樣式的延續與擴張、從器形的角度理解文化脈絡。第一部分主要針對青花雙獸耳大罐上常見的卷草紋、雲肩紋以及纏枝牡丹紋,進行本文嘗試提出的紋飾三個層次分析觀察,將大罐上所見卷草紋分為A、B、C三大類型,其中B型卷草紋又可再細分為六種子型。雲肩紋、纏枝牡丹紋亦可各自區別出三種類型。各紋飾類型之間不僅只是形制上的差異,如此差異還可看出時代變遷的痕跡,作為梳理元青花至正樣式的發展基礎。

第二個部分則是根據上述元青花至正樣式的發展基礎,逐一檢驗目前明代功臣墓出土至正樣式青花器的可能燒造年代,嘗試回應明代功臣墓出土至正樣式青花可能為非元代古董,而是明代初期的青花產品,進一步擴張明青花紋飾樣式的視野。從元青花至正樣式B-2型卷草紋與明青花官窯器上同一形制紋飾相比,可獲得至正樣式在明代官窯仍延續使用的事實。於至正樣式發展時間軸上,釐清十五世紀至正樣式青花樣貌後,在空間上亦可拓展至曾受到至正樣式青花影響的海外地區。例如越南青花的分期與發展討論一直為學界討論的議題之一,藉由至正樣式分期發展的梳理,大致上能了解越南青花擷取至正樣式的內容與擷取時期。

第三個部分則是從雙獸耳大罐上的器耳造型出發,試圖追溯其器形來源與器耳造型來源。雙獸耳大罐的器形在元代由來自銅器器形的器身與獸耳組合完成,並成為元明時期相當流行的盛裝器皿。獸耳造型雖然早在西元五世紀時的中國地區便已出現,但並不是屬於中國傳統器耳造型的脈絡,而是西方傳入的裝飾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