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學生 > 歷屆畢業生
 
【碩士班畢業論文 / MA Thesis】

【第十九屆畢業生】


李在娟--高麗阿彌陀畫研究


[摘要]

本論文旨在於再評估高麗時期(918-1392)的韓國佛教繪畫,以阿彌陀畫為主,在廣泛的脈絡之下探討從十二至十四世紀東亞佛教繪畫的特色。本論文由三個章節組成,各章節的主題如下: 第一章所處理的重點是「從十二至十四世紀中國與韓國的佛教繪畫風格分析」。現在為人所知在全世界分散收藏的高麗佛畫大約一百五十餘件,但是,筆者透過已出版的各種圖錄和研究資料,所發現的高麗佛畫圖版資料共有一百九十二件,另外還有九條的文獻記錄。 從菊竹淳一教授與鄭於澤教授對於高麗佛畫的研究以來,高麗佛教的風格被認為以兩種基準可以分類:製作年代以及表現方式。根據製作年代歸類成兩種形式:前期的「自然主義樣式」和後期的「形式主義樣式」;並依據表現方式又可分為三種類型:「宮廷樣式」、「寺院樣式」以及「民間樣式」。 然而,照上述的兩種類目,實際上難以明確分類。因為具有題款的高麗佛畫中,最早的作品之製作年代為1286年。並且,現存的所有高麗佛畫都屬於高麗後期之作,又分別前期和後期的基準時間點也十分曖昧。換言之,把所有的高麗佛畫依製作年代先後順序排列是相當不確定的。再加上,極少數的作品才具有題款或相關文獻記錄。因此,筆者認為,許多作品同時呈現出高麗佛畫多樣的特點,而不是每件作品都屬於某一種特定的類型,這樣的考慮似乎比較合理吧。 筆者在本章中,詳細地考察高麗佛畫的諸相,例如,「整幅畫面的構成」、「神位的形象樣貌」、「尊像的身軀比例與姿勢」、「服裝的紋樣」、「裝飾型態」、「背景山水」等。筆者進行龐大的中韓佛畫材料之詳細地風格分析,通過如此歸納式的推論,筆者提出一些高麗佛畫的分類標準,以工筆設色畫為主,筆者將之稱為「典型的高麗風格」。 「典型的高麗風格」可分為兩大類:第一種是在構成方式上,呈現出與宋元時代佛教作品有明顯差異的組合;第二種是在形狀以及精緻的細節描繪技法方面,在高麗佛畫作品上特別常出現的一些特徵。雖然筆者難以斷言何謂在其他地區沒有被發現的正統高麗風格,但筆者試圖描述在如上所述的各類範疇內高麗佛畫所常出現的一些共同特徵。 第二章的重點是對於「中世(十二至十四世紀)東亞三國(中國、韓國、日本)阿彌陀畫的圖像學與圖意學的分析」指出一些解釋。高麗阿彌陀畫過去一直被認為深收敦煌與西夏藝術的影響。筆者也同意多數中韓作品具有相似之處(共同點),因為它們是基於同一的原型被製作的。即便如此,實際的傳世高麗佛畫作品,同時具有許多相異之處(差異點)。多數的高麗佛畫展現出從「臨摹」到「轉變」的脫胎換骨之發展,甚至創造出一些新表現的類型。如此的新表現,不但呈現出高麗人的審美觀以及民族品味,還反映著在高麗地區宗教和文化方面獨特的地方特色。 如此「高麗獨特的表現」方面,日本九州島津家舊藏本〈阿彌陀如來圖〉(圖 2)可稱謂一件卓越的例子。主尊阿彌陀佛似乎在召喚觀者,使他處於臺座,向觀者的右測前進,引導著使他到達目的地(西方淨土)的形貌。因此,對於本圖像的解釋曾被提起種種學說,例如,「阿彌陀佛引導往生者的形象」或「歸來迎」等,並且進一步地指出,該圖像應該與中國或日本的佛教藝術有關聯。但是,如此獨特的姿勢目前在中國或日本阿彌陀類作品中尚未發現,並且在高麗地區內有關「歸來迎」信仰以及東亞佛教中「阿彌陀」信仰與「引路菩薩」信仰之間的關係也仍未確知。因此,筆者把該作品視為一件呈現出「高麗獨特的表現」之〈阿彌陀來迎圖〉。並且,筆者提出如此特別的阿彌陀佛圖像之獨特性,也許與中國或日本的相關作品有別,而反映著高麗人的現世淨土思想之可能性。 此外,筆者再檢討圖像傳播路徑的問題。由於一些阿彌陀佛圖象之間的類似性,絕大多數的前輩學者們推定為當時高麗可能與敦煌、西夏、吐魯番、寧波以及同時代的其他地區有直接地交流。但是,由於除了圖像之外,並沒有任何具體的證據有關兩地的直接交流,因此,筆者提出了異見。筆者認為,高麗畫師可能是基於北宋時期(960-1127)以前所成立的「粉本(稿本)」而製作。 另外,筆者認為社會背景也有必要值得注意考察。過去的研究表明有些高麗阿彌陀畫強烈地表示「宮廷風格」,因為其發願者是當時具有莫大權力的高麗寵臣之一,與高麗王室深有關係,如廉承益。但是,筆者無法完全接受這種觀點。因為,在高麗時期,阿彌陀信仰並不是只被皇室與貴族信奉的,而是超越信徒的社會階級,普及地被高麗社會接受,在全國廣泛流行的宗教。 還有,社會環境問題也值得留意。特別令人注目的是現藏於日本鄰松寺與知恩院的兩件高麗〈觀經十六觀變相圖〉(圖 19、20)作品中出現的「女性形象」之圖像。我們可以推測如此的「女性形象」象徵的意義。實際上,這是表明女性的社會地位,從這一事實可以得出結論,在高麗社會內女性與男性是平等的。因此,筆者認為如此的「女性形象」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就是一種在高麗社會內女性地位的象徵。 在第三章所敘述的是「在高麗地區內阿彌陀信仰的研究」。在統一新羅時期,淨土宗十分盛行,可稱為迎接黃金時代。到了高麗時期,獨立的淨土宗已被消失,但其核心思想被天台宗、禪宗以及華嚴宗所吸收,仍然在高麗社會內持續地流行。阿彌陀信仰是淨土宗的主要思想,所以筆者描述如此的宗教背景也可能與高麗阿彌陀畫的製作有關聯。 總而言之,在這篇論文中,筆者擬探討中世(十二至十四世紀)東亞三國(中國、韓國、日本)佛教作品之間的互動與影響面貌,以高麗阿彌陀畫為主。為了建立「文化多元性」以及在東亞佛教藝術作品中「各別作品的價值」,需要進一步地研究。由於本研究涵蓋的範圍如此廣泛,關於這主題仍有一些尚未解決的內容,不過,筆者希望略盡微薄之力,有助於促進韓國美術史的研究,並期盼高麗佛畫可以吸引全世界學者們以及大眾之更深的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