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學生 > 歷屆畢業生
 
【碩士班畢業論文 / MA Thesis】

【第三屆畢業生】


羅慧琪--鈞窯的變遷─兼論傳世鈞窯器的時代問題─


[摘要]

日用型鈞瓷之始燒時代目前仍無實證,然與汝瓷密不可分。金代鈞瓷努力之目標在其與汝瓷之相似性。經過十三世紀之過渡期後,元代鈞瓷大盛。窯址、窖藏、墓葬出土量大增顯示其廣受消費者之青睞。審美目標上擺脫汝瓷陰影,以耀眼的顏色取勝。同時鈞瓷之內容更加豐富,釉感、釉色、胎質和器形之種類不可勝數,其中最重大的變革是器內外分色釉研製成功。明代鈞瓷仍未停燒。花器型鈞瓷雖因鈞台窯之挖掘與「宣和元寶」錢模之發現,一度被認為是北宋官窯製品,專門用在徽宗的萬歲山以種植琪花瑤草。然而窯址報告的內容仍有頗多值得商榷之處。所謂「雙乳狀雙火膛」一號窯可能只是發掘不完全的、金元代常見的帶雙煙室之馬蹄窯,並非官方特殊的實驗性窯爐。「宣和元寶」錢模上所顯示之「宣和元寶」錢外形粗糙,文字醜陋而草率,應非真正北宋官方發行之銅錢所印。其發現地點距一號窯仍有相當距離,亦不足以為直接之時代佐證。鈞台窯址曾發現金元日用型鈞瓷,一號窯亦出土磁州窯系白釉黑花高足杯,鈞台一號窯是否只燒花器型鈞瓷仍是一個問號。窯址狀況不能證明其為北宋官窯。且經器形比對其應為十四世紀後期之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