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學生 > 歷屆畢業生
 
【碩士班畢業論文 / MA Thesis】

【第三屆畢業生】


林聖智--<竹林七賢與榮啟期圖>研究


[摘要]

「竹林七賢」圖像為六朝時期流行的人物畫主題。人物畫於此期得到特殊的發展,建立其在人物畫史中的典範地位,而且發展的過程中,士族階層的貢獻最大。〈竹林七賢〉的風格、主題與作者,均與士族階層關係密切,故本文以此圖為基點,作為研究六朝士族藝術活動的具體個案。藝術評論與賞鑑活動,為六朝''「藝術自覺」新發展的關鍵性因素,就顧愷之與戴逵的創作過程來看,當時士族品評之公論,對其影響甚大。畫者以圖像傳達品評的看法,士族也以品評人物的方式來鑑賞圖畫。這種創作與賞鑑之間往來頻繁、互補互動的關係,對於人物畫風格與畫評語彙的建立,產生深遠的影響。〈七賢圖〉風格上所見的共通表現模式,如頭部、五官、手勢,以及表所產生的「骨幹」效果,本文藉以撿討畫論中「骨」與「神」兩種概念的內涵。圖像意義的改變為歷史變遷的常態,然而〈七賢圖〉與其它圖像相較 ,顯然更具有變異的潛力。南朝時期〈七賢圖〉進入皇室後,意義隨之改變,原本建立在士族文化中,由士族文化中所滋長而成的品鑑標準與審美觀,並未能在黃皇室中生根,結果鑑賞的過程也就失去了中要性。〈七賢圖〉形式本身的價值,即作為藝術品的美感被忽視,只是單純地強調畫題的功能性。如何提升社會地位,才是皇室關心的重點。就皇室的藝術功能觀及其理解畫作的方式,與傳統鑒戒圖像並無二致。〈七賢圖〉作為死後升仙圖像的一環,為七賢圖像意義進一步的擴張,並且與傳統的升仙圖像有很大的差別。最大的差別在於竹林七賢,能夠同時具備生前與死後所要追求兩種價值。由於七賢生前在士族文化中的地位,廣受景仰,成為現實世界中最高的理想人物。另一方面,七賢生前對超越塵世、追求永恆生命的嚮往,配合後人進一步的理想化,七賢也兼具神仙的身份。生與死的價值於是相互貫通、互為補充。〈七賢圖〉的主題與風格的完成,為北方僑姓士族與南方吳姓士族共同合作的結果,為東晉南渡之後,南北士族文化相互交融的產物。